我的色男友(全)

有一肚子火無處宣洩嗎

有開心的事想與人分享嗎

職場版歡迎大家來分享喜怒哀樂,酸談苦辣

請點我詳閱版規唷

我的色男友-有孕危機

  最近常常覺得精神不好,食慾也不大好,我覺得原因來自於翰書比較多,最

近考試總覺得唸起書來也特別疲倦。得制止翰書太愛求歡這件事情了!

  「妳跟翰書平常會做嘛?」瑋珊這天和我吃著下午茶,談起了這個話題。

  「咳咳……。」口中的奶茶差點噴出來。我其實平常不會把這種事情拿出來

討論的,忽然由瑋珊口中說出這些問題,嚇了我一跳。

  「看到妳失常也不錯。」瑋珊沒什麼同情心的笑了一聲。

  「為什麼忽然問?」我紅著臉看著瑋珊。

  難道我色到連都看的出來了嗎?還是因為翰書一星期要做好幾次,所以我看

的出來特別疲倦啊?累到連瑋珊都感覺的出來了嗎?

  「你們在一起那麼久了,又住在一起,我想應該是有吧!看妳剛剛那個欲蓋

彌彰的樣子就很好笑,不過我擔心的是其他的事情啦!」瑋珊若有所思看了我一

眼。

  「有啦……。」我害羞的說著,對我來說這個很私密耶!

  「強不強?」瑋珊看著我興致盎然。

  「我又沒得比較。」我好笑的看了她一眼。

  「不過,你們有沒有避孕啊?」瑋珊擔心的說。

  「有啊!不過……。」我左右張望後,小聲的對瑋珊說:

  「安全期他都會射在裡面耶。」

  現在翰書算我的經期算的比我還準確,這算是好事嗎?

  「安全期又不一定安全,而且我覺得妳胖了。」瑋珊很認真的對我說。

  「我胖了?」我擔心的左看右看。

  「我是擔心妳有時候笨笨的,懷孕了也不知道,妳以後會和翰書繼續在一起

嘛?他如果當兵呢?妳要等他嘛?妳真的以後會嫁他嘛?」瑋珊一連丟了好幾個

問題給我,讓我意外的有些招架不住。

  「我想,其實翰書保護我比我保護自己來的好,應該是不會懷孕啦!我自己

以後其實是想嫁他的,這是實話,但是我又有些擔心以後事情有變數,唉。」也

許是瑋珊忽然的問題讓我得提早面對我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回家的路上我邊想著這些事情。

  那,翰書是怎麼想的呢?

  如果不小心懷孕呢?

  忽然之間我覺得有些微微作噁,難道是真的有了嗎?我強忍著不舒服的感

覺,然後想到原因,心中也大感不妙,而月經似乎也遲了,我有些擔心瑋珊的顧

慮成真。

  那是一個多月前,在我洗澡的時候。

  「我要……。」洗澡洗到一半,翰書也跑了進來。

  「我要洗澡啦!」晚上本來想唸點書,看來翰書一時半刻也不會罷休,可是

我就是喜歡他這樣的個性。

  「一起嘛!」他很快速的褪去全身的衣服,然後走到我身後摟著我,搓揉著

我的胸部,並不時逗弄著我漸漸凸硬的乳頭。

  「翰書……。」隨著他的手漸漸逗弄,同時我也感覺他的陰莖在脹大著,直

頂著我的臀部。

  像是感受我興奮一般,我的陰戶也漸漸濕潤,翰書在撥弄的手指更像是感受

到鼓舞一樣,更加快速的動作著,光是因為翰書的手指,就讓我有了高潮的感

覺,我無力的癱在他結實的胸膛前拼命喘著氣。

  「翰書……。」我看了他一眼,然後吻上他,把他壓在浴缸邊,然後自己坐

上,把他的陰莖吞沒在我的陰道中。

  隨著自己上下擺動身體,我覺得我實在愈來愈好色了。

  「呃……萱萱……。」翰書表情有些僵硬忍耐,但是仍隨著我的動作擺

動。

  不一會兒,他也將精液射在我體內。

  我坐在他身上,他的陰莖也繼續留在我體內,可是他表情依舊僵硬。

  「怎麼了?」我看著他,然後吻著他。

  「今天妳危險期,我……本來要戴的。」他拿起一旁的保險套,可能他也沒

想到今天我會主動。

  「應該不會那麼準吧?」我有些擔心起來。

  「希望不會,萱,我要妳知道,其實不管如何我都會負責任的,如果不小心

有了,不能瞞著我。」他面色僵凝的說著。

  我想很少有人和我們一樣,光是在危險期內射就如此擔心吧?但是我也感覺

的出來翰書對我的關心。  

  想到這,雖然翰書對我說過一定要和他說,但是我想事情還沒有確定前,也

先不要讓他煩惱,該有的顧慮還是要有的。

  於是乎,我的確過的很戰戰兢兢。

  「翰書……嗯……。」翰書擡起我雙腿,然後進入了我,帶著許多的溫柔。

  

  「妳今天好性感喔。」他微笑的靠近我,然後繼續的擺動。

  我只能在他身下跟著,帶著許多的快感。

  「欸?」完事後,翰書抱著我,然後看著我說:

  「妳不是應該要生理期了嗎?」

  「嗯?」我看了他一眼,可是也有點擔心。

  「妳很少會晚那麼多天耶。」他有些擔憂的看著我。

  「可能最近壓力大吧!」我笑了笑回抱他,然後頭埋在他胸前說:

  「睡覺吧!」

  「嗯。」他回抱我替我蓋好棉被,然後說著:

  「如果真的懷了寶寶,不要自己擔。」

  我在他懷中差點哭了出來,因為他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在他懷中點了點頭,

然後緊緊抱著他。

  隔天早上,看到翰書替我買回來的鮪魚蛋餅後我就吐了。翰書的臉色更加沈

重,不過沒多說什麼。只是在上學的路上,他似乎把我攬的更緊了一點。

  「確定懷孕嗎?」瑋珊看我鼻頭都哭紅了,很擔心的問著。

  「不確定,但是徵兆真的都有了,妳不也說我胖了嘛?」

  「等去醫院檢查再說,什麼時候會去?」瑋珊拍了拍我的肩膀問。

  「等到考完試吧!」我擦了擦眼淚說著,說不擔心是假的,一真的遇上這樣

的事情我還是很擔心,我想比人家幸運的是翰書已經明白說會對我負責任了。只

是現在又開始胡亂想如果因為這樣,會不會像社會上很多學生不小心懷孕後變成

怨偶?

  啊!我該不會有產前憂鬱症吧?

  「怎麼了?」翰書來接我的時候帶著一壺溫熱的茶。

  「沒有,今天不練球嗎?」我看著他微笑。

  「不了,先陪妳回家。」他溫柔的摟著我,深深怕我跌倒。

  「喔。」我心中感動著,他的確很擔心我。

  那天回家,他不像以往纏著我想做愛,一直到了睡覺,他也只是很安分的抱

著我,我貼上他吻了他,他依舊只是要我好好睡。那天晚上,他好像是靠著自慰

解決了被我挑起的欲望。

  我知道,但是我還是很感動。

  這樣膽顫心驚一直到考完試,我早晨的嘔吐愈來愈嚴重,翰書也愈來愈擔

心,我們彼此都下了最後的打算。

  應該是懷孕了沒錯,可是錯不在翰書,因為那天是自己的失誤。

  「啊!這種案例很多,因為想懷孕或是太擔心懷孕,反而造成假性懷孕

了。」婦科醫生微笑的對我們說著。

  「真的嘛?可是她早上都吐的很嚴重,經期又晚了很多。」翰書比我還激動

的對醫生說著。

  「這些都算是假性懷孕的徵兆啦,可能最近壓力也太大了,不過的確沒有懷

孕,不用太擔心。」老醫生微笑著。

  離開診所之前,醫生誇讚了翰書,他說他很少見到那麼疼愛老婆的年輕

人。

  「對不起。」回到家後,翰書像是鬆了很大一口氣然後抱著我。

  「我才對不起,讓你跟著我擔心,我應該早點去確定的。」不可否認,我也

鬆了口氣。

  也許心中一直不想那麼早確定,是因為我也想為翰書懷孕?所以我希冀這些

可能,只是確定沒有後心中的放鬆是大於失落的。

  那至於這件事情,以後再做吧!現在我還是喜歡這樣的生活。

  「傻瓜!當然要我跟著擔心啊!」

  「這是什麼?」我拿出茶幾下的雜誌,上面寫著『育兒手冊』,『懷孕須

知』,還有『懷孕的變化』等雜誌。

  「沒什麼……沒什麼!」他尷尬的拿走我手上的雜誌。

  「欸,我好愛你耶!」我感動的壓上他,然後深深吻著。

  「嗯。」他回吻著我,然後想脫去我的褲子。

  「等下!」我止住他的動作,然後很抱歉的看著他。

  「我那個來了。」我從廁所走出來之後更是歉赧。

  「沒關係,那今天親親也好。我好久沒碰妳了!」他抱著我,然後有點苦笑

的對我說著。

  這次是我們相處以來,他唯一兩個星期完全沒碰過我的一次。今天晚上他應

該又會邊看A片邊DIY了吧?

  「我愛你。」我在他懷中小聲的說著。

我的色男友-親愛的你

  這天,瑋珊看著我很認真的說:

  「我覺得妳實在是一個很幸福的女人。」

  「為什麼?」我好奇的看著瑋珊。

  「因為我能夠很明顯的看出翰書有多喜歡妳,只是有時候我感覺不出妳有多

喜歡翰書。」她笑了笑。

  「可是我很喜歡他啊。」我嘟囔著說著。

  「妳的個性就是這樣,不慍不火,好像什們都不求耶!但是對於感情呢,有

時候要多一點的表現吧!也虧翰書能夠不挫敗。」

  我悶著聲不說話,我表現出來的真的不多嘛?

  之前翰書曾經對我說過我之所以常常會造成別人對我單身的誤會,是因為我

對他表現的不夠熱情?我個性就是如此,可是我絕對是喜歡翰書的!這點我能夠

完全的保證。

  只是翰書是不是也那麼認為呢?

  「翰書……。」一看見翰書回來,我就趕緊上前摟著他。

  今天想了那麼多,我深深覺得我的確是很少表現出來我的喜歡,不僅僅是喜

歡,其實我好愛他。

  愈想就愈覺得對不起翰書,他回來後我好感動的抱著他。

  「妳不舒服嘛?」翰書看我膩在他胸前不放手,趕緊把我拉到沙發上坐著,

很認真又擔心的看著我。

  「沒有啊!」我對他笑著,然後頭繼續埋在他胸口。

  「不過妳還是怪怪的耶,真的沒事嘛?」

  「我好愛你喔!」我悶在他胸口說著,覺得心裡跟臉頰都熱熱的。

  「妳真的有問題喔。」他拉起我,頭貼著我的額頭。

  「笨蛋。」我吻上他的唇,把他壓在沙發上。

  「萱?」他訝異的睜大雙眼,然後任由我緊緊壓住他。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啦!」說完很害羞的靠在他胸前。

  他像是受了很大的震驚一樣,不一會兒終於清醒,咧開嘴笑然後抱起我:

  「我收到了!」

  「謝謝你。」我也知道他想做什麼,我害羞的任他抱著。

  「為什麼今天會突然跟我說這些?」他把我放在床上,帶著很溫柔的笑容那

麼說著,然後邊慢慢的解開我襯衫的鈕扣。

  「沒有,只是忽然想了很多嘛!」我喜歡他看著我的樣子,喜歡他拼命說愛

我的樣子,喜歡他在我身上感受快感的樣子。

  「不用想太多!」他笑著,褪去我的胸罩,輕輕的囓著我的胸口。

  我反身壓倒他,然後主動的拉下他的褲子,掏出他有些脹紅勃動的陰莖。

  「我還沒洗澡。」他止住我接下來的動作。

  「沒關係。」這是我很少的幾次主動,他並不愛我對他主動做這些事情。

  「妳喔。」他本來想笑著制止我,在我將他的陰莖含入嘴中後,只剩下一聲

輕微的驚嘆。

  「這樣嘛?」我舔弄著他的前端,擡起頭問著他。

  「呃……。」他的回答也化成輕喘。

  感受到以往的狀況似乎轉到他身上,我不由得加快了我的速度,有些惡作劇

的想看見他困窘無奈的樣子。

  一陣含弄後,他面色僵凝,猛的拉起我到身邊。

  「怎麼了?」

  「差點就射在妳嘴裡了。」他紅著臉說著。

  「沒關係啊!」我笑了笑,換來他愣住的表情。

  「我想吻妳。」一說完,他拉下我的褲子跟內褲,脫去了自己的上衣,吻住

了我。

  「慢一點啦。」我笑著雙手攬上他的脖子。

  「我愛妳,這是我對妳的回答。」

  「我也收到了!」笑著,反吻著他。

  他擡起身,迅速的套上保險套後。帶著一些溫柔的進入了我,我感受著他陰

莖在我體內顫動,忘我的搖動著我的腰,他感受我的熱情,更賣力的擺動著。

  「妳今天主動的令我訝異。」高潮後,他揉了揉我的頭髮。

  我笑而不答,只是賴在他懷中微笑。

  「不過我很喜歡。」他甜甜的笑著,摟著我閉上眼睛。

  「我愛你喔。」在他懷中的我低語著。

  「我也是。」他不甚清楚的說完後,發出有規律的呼吸聲便沈沈睡去了。

  我永遠愛你,親愛的你。

我的色男友-心機冠軍

  感受著和翰書的甜蜜,我升上了大四,翰書也成了大三的老學生。

  如果是以前的我,我也許不會料到我會和這個隔壁的小子談了那麼久的戀

愛。或許是先性後愛,但是我想如果之前沒有一點點的喜愛,我是不會那麼容易

接受翰書的,也難怪瑋珊總是覺得我很幸運。

  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我們依舊討論不出要如何對彼此的父母開口,我相信

父母是會樂見我們在一起的,只是實際上來說,我們還是有些背叛了他們對我們

的信任。不過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至少上次的懷孕不過是虛驚一場,不然如

果是真的,我不知道翰書跟我會有怎麼樣的結果。

  其實我擔心的只是兩家父母都只責怪翰書而已,因為他們總是疼愛我比疼愛

翰書多,就連翰書的爸媽對我也是輕聲細語,記得小時候貪玩,爬到高牆上然後

跌傷,翰書為了救我也受傷,那天我沒事,翰書卻被痛打一頓,也許因為這樣的

回憶,讓我深深的擔心翰書會被教訓的很慘。

  翰書在暑假和我討論了很久,他說決定在我畢業後和父母坦承所有的事

情。

  「頂多是三天下不了床吧!」他開玩笑的說著。

  「萱……我想要。」隨著大四下來臨,我考慮研究所的事情,可翰書雖然課

業繁重,卻依舊不忘他的求愛。

  「嗯,不過你不要太累,明天課不是很多嘛?」我笑著吻上他。

  「妳是我的精神來源!」他抱起我到他腿上。

  「最近你都在客廳作,我覺得客廳沙發都有怪味啦!」看他又打算在客廳脫

衣解褲,我有點臉紅的對他說。

  「不會啊!」他笑看我的窘狀,得意的脫去我的底褲,然後手指很熟練的直

攻我的敏感部位,逗的我的腰擺動不止。

  「原來最近都在客廳喔,難怪我客廳的保險套用的比較快!」他脫去他的運

動褲及內褲,讓陰莖頂在我的臀部邊笑著。

  「嗯……啊……。」我本來想打他,責怪他的不正經,他忽然一挺而進。

  「那我們以後換陽台!」他邊用手指觸碰我的陰蒂,邊進行著他的抽動,然

後還笑著在我耳邊說著。

  「沒個……正……經!嗯……討……厭!」我感覺身下泛出陣陣的快感,陰

道中也流著淫靡的液體,隨著他的抽動發出色情的碰撞聲音。

  「可是妳喜歡我的不正經啊!」他笑著,然後猛力一挺。

  「嗯……。」隨著他的發洩,我的陰道不住收縮,無力的在他懷抱中喘

著。

  本來準備好的打算,在一個沒想到的情況下提早到來。

  連著兩個月的月經遲來,我心中也暗暗覺得不可能是壓力太大所致,這一切

情況很熟悉,似乎又回到當初懷孕的疑慮。只是那之後翰書總是很顧慮的都戴上

保險套,雖然保險套並不是百分之百的避孕,但是這情況讓我們兩個有些措手不

及了起來。

  由於上次的經驗,隔天,翰書就帶著我到婦產科報到了。

  「欸?是你們啊?」依舊是上次那位好心的醫生,一看到我們就記起了我

們,這讓我有些尷尬。

  「恭喜你們囉!懷孕一個多月了哦!」他開心的對我們恭賀。

  我也不是很記得我們是怎麼出婦產科的,只是相較於上次的驚慌,這次心中

竟然莫名的平靜,我轉頭看了身邊的翰書一眼,他沒什麼表情的繼續走著,我暗

自揣測他的想法。

  「媽,這個週末我和萱萱會回去!」當晚,他撥了電話回家。

  「嗯,有事要說,回去跟你們講!」

  我看著他似乎有些嚴肅的掛上電話,悄悄的走到他身邊。

  「還好嗎?」我靠著他的肩膀。

  「乖!」他摸摸我的頭不說話。

  那天晚上他很仔細的交代我懷孕要注意的事情,然後緊緊的抱著我睡覺。

  從來沒想過回家的心情會那般的凝重。

  「怎麼忽然回來了呢?不是都快考試了?」看到我們回來,媽媽笑笑的說

著,來我們家作客的翰書爸媽也看著我們。

  「有事要說!」翰書把我帶到一旁坐穩後,他才走向我爸媽,然後忽然對著

我爸媽跪下,頭低低的說:

  「對不起,不過請把女兒交給我!」

  「翰書,先起來。」我媽沒什麼表情的扶起翰書。

  我在一旁看著兩家四老,我媽扶起翰書後就沒什麼說話,我爸沒什麼表情的

輕餟著茶,翰書的爸媽表情依舊。

  「我讓萱萱懷孕了!可是我會負責任的!」他很堅定的講著,我不知道有什

麼感覺的看著眼前像是連續劇中演的劇情,然後才走了上去說:

  「爸、媽,這錯跟我也有關,不能全怪在翰書身上。」

  靜默了好一陣子,翰書媽媽突然開口了。

  「翰書,叫你不要性慾那麼強,你竟然還是做那麼多喔!你都不想想人家小

萱也要唸書的喔?」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翰書的爸媽和我爸媽聽完後忽然大笑,也讓我跟翰書錯

愕的互看。

  「你們一進門就一直講話,不讓我們講嘛?」我那個看起來很溫柔賢淑的媽

媽忽然微笑開口。

  「小萱,坐到旁邊。」爸爸微笑的看著我說著。

  「我沒氣你們,只是有點驚訝你們交往那麼久竟然沒告訴我們!讓我們擔心

的跑上台北去看!」我媽媽繼續說著。

  「那您們什麼時候知道我們在一起的?」

  「妳要升大二的時候,那時候翰書和妳回來就有感覺了!只是沒想到翰書已

經先上車了!」我爸爸說到先上車還有點尷尬。

  「鄭翰書!你一個大男人那麼常拉著人家小萱做是怎麼樣,我那天刺破的保

險套,是你放客廳二十幾個保險套裡面的倒數兩個了!你實在喔!」翰書媽媽忽

然拉著翰書的耳朵說著,翰書只是紅著臉任媽媽教訓。

  「其實刺破保險套也不見得會剛好懷孕,只是翰書媽媽想抱孫子,我也沒想

過你們那麼常做愛就是了!我本來還以為會到翰書畢業後才會用完客廳裡的,因

為你媽媽說你房間也放了很多!沒想到你們竟然都在客廳裡面做愛!」我媽說到

做愛也臉紅了一下。

  「可是我們不止都在客廳做耶!」翰書忽然那麼說,然後被他爸爸打了一

下。

  「你看都遺傳你啦!那麼愛做!」翰書媽媽對翰書爸爸說著。

  「那就照顧好自己身體,看妳是要繼續唸完書還是先休學。」我爸爸出聲說

著。

  由於這次懷孕是在彼此父母算計中的意外,所以翰書並沒有得到太大的懲

罰,只是比起這兩天我的備受照顧,翰書就像是一隻狗一樣沒地位,與其說是

狗,狗可能都比他有地位了一點。

  媽媽對我說,她從以前就希望我會跟翰書在一起,這樣兩家人就能一輩子當

家人,只是她也很心疼我那麼早有小孩。

  我問她既然不打算那麼早讓我懷孕,為什麼還任由翰書媽媽在保險套上刺洞

洞?我媽媽笑著說她和爸爸其實也擔心,我會一直等翰書也唸完研究所跟當兵完

後才打算結婚,那他們又要等很久才看的到小孫子,這算是一個賭博,如果剛好

懷孕的話也好。

  最後,我們待了兩天,我決定還是唸到畢業再待產。

  翰書被兩家父母死命叮嚀不準再碰我,翰書只好每天看著我苦笑,有時候我

會偷偷給他吻幾下。

  那之後我有了領悟,如果翰書的性慾是遺傳的話,那他的心機重也是遺傳的

一種,而且兩家四老的心機重才是冠軍呢!

  不過我要說,我實在還是很幸運。

  看著翰書一臉想要做的樣子,我只是看好戲的笑了笑,然後故意摟著他的腰

閉上眼睡覺,滿足的聽他嘆了一口氣,然後替我蓋實棉被,無奈的抱著我。

  其實,我心機也不輕啊!

我的色男友-完

  到了大四下學期,懷孕已經三個多月的我,身形雖然沒什麼變化,但是唯一

知道我懷孕的瑋珊也是很擔心,雖然她在四年級的時候終於交了男朋友,但是還

是很關心我,害我覺得很對不起她男朋友。

  除此之外,藍語新每天更是噓寒問暖,讓課業繁重的翰書生氣不已。

  「萱……有沒有吃飽啊?我買了妳愛吃的芭樂乾喔!」翰書一星期有四天近

乎滿堂,讓藍語新開心的不得了。

  「謝謝!」我微笑的接過。

  懷孕後最大的變化是突然愛吃起芭樂乾,其他酸的東西我還是不愛吃,以前

不碰的芭樂乾竟然成了我的最愛。

  「欸?我在陪萱吃中飯啊!」藍語新對著我的手機得意的那麼說著。

  「你活該啊!」

  「小語,不要氣他了啦!」我笑著拿回手機。

  其實翰書是多修了很多大四的課,因為他想這樣在大四就可以多照顧我一

些,只是這樣反而每天都被來陪我的藍語新氣的差點吐血。

  「有好好吃飯嘛?」他在電話中對我溫柔的問著。

  「有呢!你還好嗎?有吃中飯嘛?」我微笑問著他。

  「嗯,有吃了,妳下課早點回去休息喔!」

  「好,你不要太辛苦!」

  他最近總是累的不行,每每回家吃完飯陪我聊天完,就已經疲累的想睡了,

課業修太多讓他也有點招架無力,加上我有時候半夜莫名其妙的餓肚子,雖然我

不想打擾他睡眠,但是在我起身後他就會跟著起來,然後死命的問到我想吃的東

西再跑去替我買,看著我邊吃宵夜他邊打呼,比起每天花上十個小時以上在睡覺

的我,他的時間因為我壓縮了很多。

  我跟他說過不需要那麼辛苦,我畢業後可以回家待產,他不需要太擔心。但

是他覺得要看到我他才會開心,所以寧可現在累一點也要我陪著他一直到畢業,

我除了心疼更是感動不已。

  不知道何時他已經從那個任性乖張的小子變成一個成熟體貼的大人了。

  到我已經考完研究所的考試,已經懷孕將近五個月了,雖然有點變胖,但是

只是被好朋友笑說幸福的發胖,瑋珊也只是跟著微笑,她因為幸福的不得了,所

以變的漂亮許多。

  「我很羨幕妳呢!」瑋珊那麼對我說著。

  「其實妳只是眼光高,又排斥年紀比妳小的男生!」我笑著那麼對她說,如

果我不是先接觸到翰書,也許我也會和瑋珊有同樣的堅持,其實瑋珊從大二以後

就被一個學弟追著不放,一直到瑋珊交到男朋友後,我才聽說他也和同班的的女

生交往了。

  「其實我不是討厭他。」瑋珊小聲的說著。

  「我知道!」

  其實瑋珊現在幸福就好,那時候學弟的死命追求反而讓瑋珊成了笑柄之一,

因為喜歡學弟的學妹們不知道為什麼散發出瑋珊老牛吃嫩草的耳語,讓一向很重

視面子的瑋珊有點難過,所以就完全拒絕了那個學弟。

  不過她現在幸福就好了,我看著瑋珊微笑。

  這天翰書抱著我吻著,我回吻著他,沒想到卻感受到他突如其來的勃起。

  「我去廁所。」他臉紅著笑了笑。

  「沒關係!書上說現在穩定期可以做。」我心疼於他的體貼,於是拉住了

他。

  「可是我怕……。」

  「小心點就好。」我坐上他的腿,小心翼翼的吻著他。

  他也終於忍受不住,抱我到床上慢慢的脫下我的底褲,然後拉下我的洋裝,

脫下了自己的衣服才回到我身邊。

  「如果有不舒服要跟我說。」他行動前還叮嚀著我。

  「嗯!」

  然後翰書抱著我到他腿上,然後細柔的撥弄著我的陰蒂跟敏感的下身,也許

也因為許久沒如此的觸碰,我有些顫動的快感。慢慢的下身有些濕潤的感覺。

  「我懷孕變的很胖吧!以後會不會瘦不下來?」看到鏡子裡面的自己,我忽

然有點沮喪不已。

  「笨蛋!妳最不需要的就是自卑。」他笑著,但是感覺到有些隱忍的僵硬,

也許是因為他持續勃起的陰莖。

  「可以進來了!」我微笑的看著他。

  於是他慢慢的抱起我,讓我半跪著,然後慢慢的讓陰莖進入我的體內,雖然

進入了,他卻僵著不敢有動作,我笑了笑然後自己前後的搖動起我的腰來。

  在他摟著我的腰之前,他依舊說著:

  「記得,不舒服要跟我說!」

  然後才慢慢的抱著我動作著。

  一直到他似乎有了快感,感受到他陰莖釋放了後,他才慢慢的又抱起我,然

後抽離我的身體。

  「你不是很有快感吧?」我有些抱歉的看著他。

  「已經夠了!笨蛋!」他笑了笑。

  「我下次可以用嘴巴啊!」我那麼對他說著,他只是搖搖頭,然後說:

  「兒子可能不會想他媽媽作這種事情。」

  我只好微笑的吻著他。

  剛靠在他胸前,電話就響了起來。

  看著翰書應了好幾聲然後才笑著掛斷電話,我好奇的看著他。

  「我媽媽說,如果我現在正有東西在妳體內跟妳相連接著,就打斷我的腿。

因為她說以前我爸爸也是這樣。」他大笑的說著。

  「你媽媽真的很可愛耶!不過是我勾引你的,她可能沒想到。」我也大笑的

撞著他的胸口。

  「呆子!」他摸摸我的額頭,然後說:

  「所以嫁給我最好啊!因為我媽媽那麼可愛!」

  「傻瓜!」我笑著吻著他。

  然後一直到了畢業,我本來打算陪著翰書唸完大四。可是雙方父母都覺得我

即將生寶寶不安穩,於是還是強迫我回家待產去了。這讓翰書忿忿不平,直說早

知道如此大三就修少一點的課陪我了。

  不過在他畢業的那年我們結婚了,只是大著肚子拍照我有些不滿意。

  至於研究所,我考上了家附近的研究所,因為考量了很多,終究還是決定回

家去,這樣也有照應,雖然一考上就先辦休學,但是翰書也很開心這樣就不會少

我一年了,現在他的目標是考到我的學校。

  休學的這年我全力在學習帶小孩,瑋珊在畢業後就和男朋友分手了,然後突

然的失去聯絡,不過她學弟跟我說現在有人照顧著瑋珊,要我不要太擔心。翰書

現在除了唸書之外,最大的興趣是跟兒子搶媽媽。

  「死小鬼,這個是我老婆耶!」翰書對著寶寶那麼大喊著,全然不滿意寶寶

粘在我胸前。

  寶寶只是用著「咿唔咿唔」回答他。

  「欠揍!」他用力的抱過緊抓著我的寶寶,然後吻上我。

  寶寶除了不平的大叫外,用力的出拳揍了他幾下。

  這情況似乎常常在發生就是了。

  他依舊還是一個任性的傢夥。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哎呀娱乐app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