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村色

第001章:躁動的夜

昏暗的燈光從窗戶的縫隙裡透了出來,一雙貪婪的雙眼正透過這些縫隙朝著窗戶裡看去。

隱約之間,能夠聽到陣陣的喘息之聲,屋裡,一具略顯黝黑的身軀正躺在床上,渾身上下赤果果的,只在小腹之間搭著一條白色的毛巾。豐滿的胸脯在女子的手掌裡不斷的變換著形狀,小腹的毛巾裡,不停的上下起伏著。

「這娘們,幾乎天天晚上都要這樣弄上一弄,到底是在做啥?」窗外,這雙眼睛的主人搞不清楚屋裡的這個女人每天晚上這樣弄到底是為什麼,只不過,每次能夠見到這女人挺翹的胸脯,他就感到了莫大的滿足。

眼見得屋裡的女人喘息之聲一陣緊過一陣,他知道,這個女子就快要完事了。每當這個女人完事之後,不是很白的大屁股,就能一覽無餘的呈現在他的面前了,運氣好的話,還能夠瞧見女子的黑森林。

「二嫂子,二嫂子!」正當屋裡的女人快要完事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線上影片無法觀看可以試試

1換流灠器 多換幾個試試

2下載其他撥放器 推薦VLC播放器

第020章:你給我站住

這一下可是把李小三給嚇得魂飛天外,整個人刷的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同時大喝一聲:「誰?」

「幹什麼,幹什麼?叫你起個窗用的著這麼大動靜嗎?你這模樣,真是要把人給嚇死啊!」

李小三這時候才注意到,天色已經是大亮了,之前的一切,原來只不過又是一場夢而已。

「還好,還好,只是做夢,可把我給嚇壞了!」李小三拍拍胸口,總算是把魂給收了回來。李小三笑嘻嘻的看著站在面前的母親,說道:「媽,你說你,每次到我房間來的時候,總是把門弄的那麼響,說你多少次了,下次叫我起床的時候聲音小一點,你看到沒,今天我就是被你嚇醒了吧?」

「我每天都是這麼叫你的,以前也沒看你有什麼意見。今天這是怎麼了?做噩夢了?」母親雖然是發著牢騷,不過看到兒子突然間整個人從床上這麼跳了起來,很明顯的就看出來,兒子這一次是受到了驚嚇了,心裡還是覺得有些過意不去的。

「呵呵,沒事沒事。以前我是沒和你說,我心裡其實一直都是這麼想的,想讓你早上叫我起來的時候聲音輕一點的。媽,我沒事,你放心好了!」看出來母親臉上的擔心和關切之意,小三笑著安慰著。

母親退出了房間,只留下了李小三一個人。

這是李小三第二次做到這樣的夢了。第一次夢到的是顧娟,這一次夢到的是陳秀。還真是巧了,竟然是她們表姐妹兩個。李小三搖搖頭,心說這還真是奇怪了,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做出這樣的夢來。上次夢到顧娟,倒還可以說是情有可原,畢竟是自己偷窺了人家很長時間了,這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倒也是正常的很。

可是,這陳秀就這樣跑到自己的夢裡來,而且還說的是生孩子的事情,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李小三自問對於陳秀可是從來沒有動過什麼歪念的,每次見了面都是客客氣氣,怎麼今天就會做出這樣的夢來?

不過,現在想想,陳秀在夢裡問的那個問題,李小三現在仔細的想了想,別說,陳秀看上去還真是很有味道。以前李小三是從來沒有往這上面去想過,現在,被這個不算春夢的春夢給提醒了一下,這腦子就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了。

吃過早飯,李小三背著鋤頭等工具朝著地裡出發了。這剛走到村口,李小三就看到在那顆村子裡最大的樟樹下坐著一個年輕的女孩,仔細一瞧,竟然是李麗。

李小三心說這要糟,這丫頭這麼早就坐在這裡,看樣子就是在等我的。不行,今天我可沒時間和這丫頭糾纏。如此想著,李小三轉身就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站住!」李麗看到李小三轉身就跑,頓時就站起來追了過來,嘴裡大聲的叫著:「站住,李小三,你給我站住!」

李小三回頭看了她一眼,腳下的步子不停,嘴裡說道:「李麗,李大小姐,你一大清早的就跑到這裡來等我?哎呀,你可真是有心了。有什麼話,等我從地裡幹活回來再說好不好?」

「不行,你馬上給我站住。」李麗恨恨的說道,腳下的步子也加快了起來。

聽到身後騰騰的腳步聲,李小三再次的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李麗這丫頭跑起來這速度還真是不慢,這才一會的功夫,已經是快追上李小三了。

見到這個模樣,李小三乾脆就站住不走了。轉過身來,看著大步追來的李麗,問道:「我說李大小姐,你到底是想要幹嘛?昨天晚上我不是把話都說清楚了嗎?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你昨天晚上說什麼了?」李麗愣愣的問道!

昨天晚上我到底是怎麼和這丫頭說來著?我自己都給搞忘記了,可現在這丫頭明顯是賴著我了,不把她給擺脫了可不行。今天地裡的活可不少,下午還得把二嫂送到醫院裡去掛鹽水,和她耗下去,我可耗不起。

正猶豫著,李小三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擡頭看時,就看到幾個村子裡的婦女們也是背著工具往這裡走來。李小三一見,眼睛頓時就是一亮,心說有了,李麗你可別怪我,是你自己纏著我,讓老子心煩的。

於是,李小三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在李麗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李小三已經開口說話了:「我說李麗,你別說了,你什麼都別說了。我知道,我家裡窮,和你家裡根本就沒法比。所以我一直都說我自己配不上你,是你一直吵著鬧著說要和我好。現在好,你出去上大學了,眼界變高了,就開始嫌棄我了。好,這我也認了,誰讓我們兩個本來就不是一路人呢?」

「你……」李麗正跑得氣喘籲籲的,猛地聽到了李小三說出了這樣的話來,一時半會的,根本就不知道他說這番話是在對著自己說的。什麼時候,自己和這傢夥有這麼一段經歷了?

「李小三,把話給我說清楚,什麼時候我和你有這樣的事情了?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胡說八道。」李麗滿臉的怒色,加快了腳步就朝著李小三跑來。

見到李麗的這個表現,李小三感到非常的滿意,心說就你這樣的,還敢來替你老娘出頭?老子我怎麼把你賣了你都不知道。看看,老子我只不過隨便說了幾句話,你就氣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了吧?這樣好,你越是這樣,我越是開心,等會,我看你怎麼辦!

第021章:交鋒

心裡雖然是覺得好笑的要死,可是現在李小三臉上的表情偏偏擺出了一副非常沈重的樣子:「哎,說的清楚嗎?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都不計較了,你何必還要這樣來逼我呢?」

那幾個背著工具去地裡幹活的婦女好奇的看著李麗和李小三兩個人。

大家都是一個村子的,都是互相認識的,現在看到李麗和李小三兩個人在路上爭吵著,好奇心本來就非常大的婦女同志當然是要停下來聽個清楚明白了。

所以,雖然李小三說的話不多,意思卻已經是非常清楚的表達了出去。

你還別說,這些老婦女雖說沒有多少的文化知識,你要是給她們說點生產上的,生活上的事情,她們有可能接受能力很差,可這論起家長裡短的,這接受能力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了的了。

「沒聽說村長家的丫頭和寡婦的兒子有什麼糾葛啊?怎麼今天看著這兩個人……」

「你說的這不小说封面制作教程手机是廢話嗎?人家兩個人要有什麼事情,那也得是偷偷摸摸的才行,要你家的閨女,你願意他和小三來往?」

「就是,你都不願意你閨女和小三來往了,更別提人家村長家裡的閨女了。不過,我怎麼聽著,今天這事好像還是村長閨女變心啊!」

「能不變心嗎?人家出去上了大學了,小三一個農村裡的窮小子,什麼都沒有,和城裡人怎麼去比?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

這幾個女人小聲的嘀咕著,偏偏離李麗非常的近,這嘀咕之聲雖然很輕,可是已經足夠李麗聽到了。

「你們胡說八道什麼?」李麗惱恨這幾個女人說話口無遮攔,再加上現在又正是在氣頭上,說起話來也顧不上什麼禮貌不禮貌的了:「這裡沒你們什麼事,該幹嘛就幹嘛去吧!」

「喲,到底是村長大人的女人,這說起話來,口氣還真是不小。別說你爹是村長,就算是鄉長,也沒全力管著我們站在哪裡吧?」

「就是,別以為自己出去讀了大學了,就高人一等了。我看,小三還是不錯的,你這丫頭,出去讀了大學,就開始嫌棄人家小三了?我看你就是個女陳世美。」

李麗被人如此搶白了幾句,小臉頓時就漲的通紅起來,再看到站在一旁一臉壞笑的李小三,火氣就更大,對著李小三就是一腳踢了過去,口裡大聲的怒罵著:「你這混賬王八蛋,我叫你胡說八道,我叫你胡說八道。」

李小三身子連閃,強忍著心裡的笑意,說道:「你這人還講不講道理,你把我甩了,我都沒計較了,你還來打我?這還有地方說理嗎?幾位嬸子,你們都是看到的,聽到的,這件事情,我可是一點都沒有做錯吧!」李小三抓住機會,博取了這幾位婦女的同情心。

「小三,別怕。村長的女兒就了不起啊,不就是在城裡上了一年多的大學嗎?嘿嘿,大學?狗屁!你這什麼狗屁大學啊?只要有錢,誰都可以去讀的,又不是你憑著自己的真本事考上去的。你還好意思在村子裡人五人六的到處說大學怎麼怎麼。我呸,你也配?再說了,小三哪裡不好了?就算你到城裡之後眼光高了,不要小三了,那也可以好說好商量啊,你何必要使勁的逼小三?人家小三都已經不計較了,你還這麼欺負他,你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你們……你們知道什麼啊?就知道聽李小三在那胡說八道。我和李小三根本就沒這回事……」李麗氣得兩眼發暈,手都顫抖起來了。

這李小三,實在是太可惡了,竟然用這樣的方法來詆毀我,我一定不會繞過你的。

「李小三,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知道,你和那個王燕勾勾搭搭的,現在又想著來敗壞我的名聲,我告訴你,沒門!」李麗強忍著怒氣,仔細的思考了一下今天這件事情,完全就是李小三這傢夥一手精心策劃安排的,如果自己表現的越是著急不冷靜,越是容易被這傢夥給誤導了。

冷靜,一定要冷靜。李麗在心裡不停的提醒這自己。

可惜的是,這幾個女人根本就不聽李麗的解釋,冷冷的又諷刺了幾句李麗之後,結伴去地裡幹活了,只留下李麗在那氣得直跺腳。而李小三這傢夥,早已經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

第一次正面交鋒,一李麗的完敗而告終,這讓李麗難以接受。

悶悶不樂的李麗回到家裡,越想越生氣,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發脾氣。不管安如怎麼問,李麗就是不說話,可把安如給急壞了,搞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一大清早的,李麗就出門了,安如雖然沒問她去幹嘛,但是知道應該就是去找李小三的。可這才過去了多長時間,女兒怎麼就成了這副模樣了?難道說,李小三這小子欺負李麗了?

這麼一想,安如再也坐不住了,急急忙忙的衝出家門,跑到李小三的家門口,叫道:「李小三,你給我出來!」

「安如?你這麼氣急敗壞的找我家小三做什麼?小三他去地裡幹活了!」小三的母親招呼著安如:「來,有什麼事情,先進來再說吧,你站在大門外大聲的叫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來吵架的呢!」

安如一聽,頓時就理解成了小三目前說的這幾句話是在諷刺自己,當下毫不客氣的就指著李小三母親的鼻子罵了起來:「蘇羽,你別在這裡給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你說,你那寶貝兒子,今天對我女兒做了什麼?」

安如的話,讓李小三的母親蘇羽感到莫名其妙:「你說什麼?我怎麼不明白!」

第022章:憤怒的安如

蘇羽的態度相當的好,儘管此刻面對著氣勢洶洶而來的安如,依舊是語氣平和。相比之下,安如的態度就有些惡劣了。

只見安如一手叉腰,一手指著蘇羽,氣勢洶洶的說道:「少給老娘來這一套。你那個龜兒子一天到晚的在村子裡晃悠,鬼知道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麼,做些什麼。」

蘇羽微微一笑,說道:「我兒子想些什麼,做些什麼,似乎和你沒什麼關係吧?我想,這個還輪不到你來操心。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多謝你對我兒子的關心了!」

安如的大嗓門一出,自然是鄰里鄉親們都聽到了,在這些鄉親們的眼裡,凡是安如出馬的時候,幾乎都是一場可以看看的好戲。今天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不遠處,早已經站著不少看熱鬧的人了。

越是這樣的局面,安如的自信心就越是膨脹。她從來不認為有人在邊上看熱鬧是一件丟臉的事情,相反,她每次都把這樣的機會當作是一次給自己做宣傳的大好時機。她就是想要在這些人的面前表現一下自己是有多麼的強勢,在這個村子裡,和自己做對的人是沒有好下場的。

她,是要捍衛自己作為村長夫人的權威。

只不過,安如突然感覺到,自從上次和王燕吵架之後,自己的吵架事業就開始變得有些不順利起來。不知道這是自己的心理問題,還是真的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別人可以不去說他,就是眼前的這個蘇羽,在她的印象裡,一直都是默默不語的,很少有出現過這樣和人針鋒相對的情況。自從她的老公死了之後,蘇羽基本上是一年到頭難得說上幾句話。沒有男人的家庭,還拉扯著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兒子,獨自一個人生活,說實話,這一點安如對她還是極其敬佩的。

所以說,一般情況下,只要蘇羽不觸犯到自己的利益,她是不會去找蘇羽的麻煩的。今天的這個情況就不一樣了,今天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女兒。那就對不起了,蘇羽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

只是今天蘇羽的態度實在是大出了安如的意料之外。

別看現在蘇羽臉上平靜,說話的時候也好像是有氣無力的,可是她今天說出來的話,是句句都在和安如相爭,絲毫不讓。所以,蘇羽的話剛一說出口,邊上看熱鬧的那些人就都轟的一下,全都笑出了聲來。

安如吃癟的時候,可是非常難得的。尤其是蘇羽會有這樣的舉動,更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我呸!我關心你兒子?你別做這黃粱美夢了。蘇羽,我也不和你廢話,你把你兒子叫出來,我有話要問他。我要問他,到底對我女兒做了什麼了?」

「你這話就說的有點不對了。我兒子能對你女兒做什麼?你女兒是大學生,在城裡讀書見過世面的大小姐,我兒子是在這村子了土生土長的農村小子,和你女兒八竿子都打不到邊的,能對你女兒做什麼?再說了,你女兒又不不在村子裡,我兒子就算是想對你女兒做點什麼也做不成啊。」蘇羽嘴裡雖是這樣說著,心裡也不由得有些疑惑起來。

昨天李麗來找李小三,她是知道的。可是如果說自己的兒子會對李麗做出什麼事情來,蘇羽是說什麼都不會相信的。只是見到安如如此氣勢洶洶的跑過來興師問罪,這就有些吃不準了。不管怎麼樣,現在這個時候,不管安如說什麼,都得一口咬定,有什麼情況,等兒子回來之後再慢慢問清楚。

「我不和你廢話,你把李小三給我叫出來!」安如心裡也是鬱悶之極,不管自己如何使勁發發脾氣,蘇羽就是那樣輕聲細語的應對自己,搞的邊上那些看熱鬧的人都開始對自己產生不滿了,這一點是安如不願意看到的。

雖說她經常的在村子裡以潑婦形象展現在大家的面前,誰都知道她安如的為人是怎麼樣的,可是這表面上的文章,還是多多少少的要做一做的,尤其是現在,和她吵架的對象是蘇羽,安如就更得要顧忌了。

「小三去地裡幹活了。你要是真的那麼著急,你就自己去問吧!」蘇羽說完,再不看安如一眼,自顧自的回去了,只留下安如臉色尷尬的站在那裡。

不過,安如今天實在是沒有心情和人爭吵,她現在只想把李小三找到,好好的問問這小子,到底是對自己的寶貝女兒做了什麼,讓李麗回到家裡如此的傷心和憤怒。

安如恨恨的一跺腳,說道:「蘇羽,老娘我今天沒心情和你在這裡爭。等我找到李小三,把事情問清楚了,我再來和你算賬!」

說著,安如轉身急沖沖的離去。她要去找李小三問問清楚。

走了幾步之後,安如這才反應過來,說是要去找李小三,可李小三到底是在哪裡幹活?如果就這樣沒頭蒼蠅一般的到處亂找,估計找一天都不一定能夠找的到這小子。轉身回頭看了看李小三的家,想要去問蘇羽,可是蘇羽的那個態度,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不會告訴自己的了。

「哎,這臭丫頭,嘴裡說的那麼好聽,說是要幫我出氣,到頭來,還得老娘我幫著你去找這小子的晦氣。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還嫌老娘我不夠丟臉嗎?」心裡如此的埋怨著女兒,可是現在想想,今天要找到李小三,還真的去問女兒了。

急匆匆回到家裡,安如一把推開了李麗的房門,直接問道:「你知道李小三今天是去哪裡幹活的嗎?」

第023章:一路狂歌

「李小三在哪裡幹活?」李麗被安如給問懵了,天知道李小三會去哪裡幹活。

李麗作為村長的女兒,平日裡是很少下地幹活的,現在去了城裡讀大學,更是不會去接觸這些地裡的農活了。所以,本來就對於誰家的地在什麼位置的,現在就更加的搞不清楚了。

「哎呀,問你也是白問。你就告訴我,李小三今天是朝著哪個方向走的吧。」沒辦法,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來確認李小三今天幹活的具體位置了。

「從哪裡走的?」李麗低著頭想了一會,說道:「早上的時候我坐在村口的大樹底下,那個李小三本來是朝我這裡走的,後來他看見我之後轉身就跑,我就七嬸去追他了……」

「哎呀,他是朝哪個方向走的,你倒是趕緊說啊!」聽著李麗的話,安如真是急的不行:「你還囉哩囉嗦的說那麼多廢話幹嘛?」

「他後來是朝著西面走的!」李麗的話音剛落,安如已經轉身消失在門外了,這速度之快,讓李麗是歎為觀止,自己的母親,潛力永遠都是如此的巨大,不可小視啊!

「往西面,這不就是去了西山了嗎?哼哼,臭小子,這回逮到你,看我怎麼好好的收拾你!」一路走著,安如的嘴裡不停的念叨著,以至於路上有人和她打招呼都沒有去理會。

西面,就是李小三嘴裡說過的西山。在這裡,李小三的地是在最高處。當初,分配這座山的時候,好的地方都被村子裡的幹部們瓜分了,剩餘下來的好位置,就是被村幹部們的親戚朋友們給分了,只留下山頂處最差的幾處分給了李小三家裡。

此刻,王山頂上跑去的安如,在心裡咒罵不已。從村子裡開始算起,爬到山頂上去的話,以李小三這樣的青壯人的腳程來算,至少也得是半個小時的時間,現在,安如累的氣喘籲籲的,連這山的一半都沒有爬到。

安如知道,今天就算是爬上去了,在山頂上能不能找到李小三還說不定,很有可能,今天這些力氣就是白費了。

可是,一想起李麗那滿臉的委屈和憤怒,安如的心裡就覺得是充滿了力量。

運氣還算不錯,安如在山頂上成功的找到了李小三。可惜的是,找到了李小三,安如現在也沒有力氣去指責他了。這一路爬上來,安如是全憑著心裡的一股勁往上直衝而來,此刻真正看到了李小三之後,這口勁就鬆了下來了。反正李小三在這裡也跑不掉,好歹讓自己休息一下再說。

「哎喲,這不是村長夫人嘛?什麼風把你給吹上來了?要是我沒記錯的話,這些年來,你可是第一次爬到這西山頂上來啊!」

「老娘以前爬上這山頂的時候,你小子還沒出生呢。哎喲,累死我了,我現在不和你廢話,等我喘口氣再說……」安如費了好大的勁才把這幾句話給說出來,這一次,可真是把她給累的夠嗆。

「好吧,你在這裡慢慢休息吧。我可不在這裡陪你了……」

安如一聽這話,這才注意到李小三這傢夥一直都是坐在地上,根本就沒有幹活,也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是在這裡幹什麼!如果說這小子是專門來等著自己的,安如相信李小三還不具備這未卜先知的能力,那麼,他說這句話的意思又是什麼?

安如覺得,自己在李小三的面前,是處處都吃癟,處處都被這小子牽著鼻子走,心裡的鬱悶就別提了:「臭小子,看到老娘來了就想跑?」

李小三笑著說道:「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吧?什麼叫看到你來就想跑?我怎麼知道你今天會跑到這山頂上來。你這人說話還真是搞笑,村長老婆就了不起了是吧?你管天管地,還管起老子是不是繼續在這山頂上呆下去了?笑話!」李小三說完,扛起工具頭也不回的就朝山下走去。

「站住,你給老娘站住!」安如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一下就跳了起來,抓住了李小三的衣服,恨恨的說道:「臭小子,老娘為了找你,辛辛苦苦的費了這麼多力氣爬上山來,你不等老娘說句話就想跑?沒門!」

李小三被安如給氣得笑了起來,心說這安如和李麗母女兩個還真是異樣的貨色,見到自己都是喊站住。哎,老子最近這是倒了什麼黴了,被這母女兩個同時盯上了?

「放手,趕快放手,拉拉扯扯的像什麼樣子?」李小三一用勁,就將安如的手給掙脫了,遠遠的逃開幾步,對著安如說道:「你給我站住,有什麼話你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的。我可還是黃花大小夥呢!」

「你……」安如被李小三的這句話給氣到了,還黃花大小夥?聽他這話說的意思,是老娘我想著來佔你便宜了?可惡,這小子實在是可惡。

「李小三,你說,你今天對我女兒做了什麼?」安如決定還是開門見山的把話說出來比較好,繼續和這小子扯皮的話,估計耗個一天下去,都不一定能從這小子的嘴裡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做什麼了?什麼都沒做啊。你女兒可是大學生,現在在城裡讀書,我連見都見不到,能做什麼?我就是想做什麼,我也做不到啊。」李小三笑嘻嘻的說著,乾脆就是否認了見過李麗。

「少給老娘裝蒜。李麗早上回家之後,就一直都是哭哭啼啼的。她對我說過的,她今天就是去專門找你的,你說,她哭哭啼啼的跑回家裡,是不是你對她做了什麼讓她傷心的事情了?」

「這話說的,怎麼感覺我好像負心漢子一樣?我和你女兒可是什麼關係都沒有,怎麼可能做出讓她傷心的事情來?你沒糊塗吧?花這麼大力氣跑到這山頂來,就是為了給我說這笑話聽的?」

「你小子,嘴巴是越來越厲害了。你也用不著否認,你對李麗做了什麼事情,你自己的心裡清楚的很。小三,你看這樣行不行,只要你以後別去騷擾李麗,你打我的事情,我就不計較了,你看行嗎?」

為了女兒,安如決定放棄對李小三的報復,對於她來說,做出這樣的決定,實在是太艱難了。

李小三有些吃驚,這安如什麼時候轉了性子了?她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看來,李麗這丫頭回去之後的舉動把這老娘們給嚇到了,嘿嘿,老子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看你們娘兒兩個還敢來找我的麻煩不。

「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什麼叫我保證以後不去糾纏李麗?別說我現在沒有這樣的想法,就算以前有,我現在也早就打消掉了。就你女兒那種刁蠻任性的性格,我怎麼會看的上眼呢?你省省吧,我看你,不是腦子壞掉了,就是傻了,為了這樣的事情辛辛苦苦的跑到山上來找我,你還真是做的出來。」

「那你說,李麗哭哭啼啼的跑回家是為什麼?不是你讓她這樣的,還會有誰?」

「這我怎麼知道?我拿哪有那個時間去氣她啊,我家的條件和你家怎麼能比,我一天不做,我就得餓一天肚子,不像你們,老公是村長,就是什麼都不做,也是照樣的吃香的喝辣的。村長夫人,你還是放過我吧,我沒時間和你在這裡胡攪蠻纏啊。」李小三真的是被安如煩的不行,這女人,太會纏人了,比她女兒難應付多了。李小三相信,如果此刻面對自己的李麗,早就被自己三言兩語的給打發了,哪裡還會用的著這麼辛苦的應對麼?

「李小三,你也用不著否認。雖然我不知道你對我女兒做了什麼,但是我敢保證,你一定是想著法的去欺負她了。你信不信,你要是敢再欺負我女兒,我和你拚命!」

「信,這個我當然信了。誰不知道你安如是說的出做的到。村子裡誰不怕你?我小老百姓一個,當然也怕你了。你還別說,以後你只要保證你女兒不來糾纏我,騷擾我,我就謝天謝地了,我哪裡敢去招惹她?」

「喲,照你這麼說,我女兒今天這樣哭哭啼啼的回家去,完全就是她自找的了?」安如聽了李小三的話,頓時就是柳眉倒豎,一副恨不得把李小三給生吞活剝了表情。

「沒錯!就是她自找的。她要不是來糾纏我,我會那樣對她嗎?」李小三倒是說的理直氣壯的,反正事情都已經做下了,就算現在李麗人在氣頭上不願意對自己的母親說出事情的經過,但是相信過不了多少時間,就算李麗不說,那幾個看到事情經過的女人難道也不會說嗎?

李小三很有把握,可以肯定不出半天時間,自己和李麗之前所說的那些話,肯定就會傳遍整個村子。其實安如這一番爬山所吃的苦頭,完全是可以便面掉的,只是可惜,她太心急了。

如果她剛才在家裡問李麗的時候,能夠多那麼一點點的耐心,估計李麗也就會把事情的經過給說出來了。

「你……」安如頓時就是被氣得又要發飆,總算是她被李小三這麼一氣,腦子反而是被氣得清醒了起來。

面前的這個人是誰?是李小三!

李小三可是敢當著村長,也就是她老公的面對她進行威脅的人物,現在自己一個人跑到這高高的山頂上來,這李小三萬一要是耍起橫來,自己跑到這裡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這眼前虧肯定是吃定了。

可笑自己,李小三要下山,自己反而攔著不讓他走。

想到這裡,安如的氣焰就小了下去,拿著眼睛偷偷的瞄了一眼李小三,卻見李小三這可惡的小子,正笑嘻嘻的盯著自己看。

很明顯,自己臉上豐富的表情變化,被對方盡收眼底了。

「哎,算了算了,你忙你的去吧。老娘我現在累死了,要在這裡休息休息。你走吧!」

「嘿嘿,你以為你是誰?我前面要走,你不讓我走,現在要我走了?我偏偏就不走了。再說了,這是我家的地,你憑什麼要我走?我看,應該是你走才對吧?」

「你……」遇到了李小三這樣的人物,安如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打又打不過,罵,人家根本就不在乎。

「哈哈,我什麼?安如,我告訴你,別以為你是村長的老婆就了不起,在我眼裡,你狗屁不是。還有你那個村長老公,這些年來,在村子裡作威作福的,風光的也夠久了吧?奉勸你們一句,做人不要太張狂了,總有一天,報應會來的!」

李小三說完,哈哈大笑幾聲,再也不看安如,自顧自的下山去了,只留下安如一個人,癱坐在山頂之上,怔怔的看著李小三漸漸遠去的背影。

今天連續捉弄了安如母女,李小三的心情大爽,下山的時候,不禁是一路狂歌,好不得意。

第024章:誤會,這是誤會

一路下得山來,李小三心中好不得意。安如母女二八連續在自己的手裡吃了啞巴虧,這樣的壯舉,放眼整個村子,估計也就是自己一個人了!

「我窯讓你們知道我李小三已經不是從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了,從今往後不管是誰都不能再欺負我們!」

正邊走邊想之際,山路旁邊的草裡突然一陣響動,引起了李小三的注意!

此刻天氣睛朗,艷陽高照空氣中連一絲風的氣息都沒有,因此,此刻草叢裡的動靜傳來,要麼是人,要麼是獸。

李小三的心裡一陣緊張,根本就拿捏不準現在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這個情況到底是什麼原因引起的,當下,李小三將扛在肩膀上的鋤頭拽在了手裡,神情緊張的看著不遠處的草叢,大喝一聲:「是誰在草叢裡?是人的話答應一聲,不然的話我拿鋤頭打過來了。」

草叢裡的動靜停止了,可是也沒有人說潔。

「難道真的是野獸?」這下,李小三也開始變得緊張起來。

李小三深吸了一口氣,雙手用力的將鋤頭的木柄拽得更緊了,眼睛警惕地注視著草叢,慢慢地向草叢走去。

李小三不知道,像他這個樣子,連草叢裡究竟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向前走去,實在不是一個明智的舉動!這萬一草叢裡潛藏的是一種非常兇猛的猛獸呢?在未揭曉答案之前,一切都是有可能存在的。

草叢越來越近,李小三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比平時要快了不少。眼見得再走上幾步就要到那個草叢的位置了,李小三忍不住的再次的又喊了一句:「到底是誰?趕快給我站起來,不然的話,我鋤頭可就打下來了啊!」

話音剛落,就聽到草叢裡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了過來,聽這聲音,竟是在責怪李小三多事:「我說你這人煩不煩,老娘我在這裡方便一下也礙著你的事了?」緊接著,就看到一個女子刷的一下的站了起來,正滿臉怒色的看著李小三。

放鬆了心情的同時,李小三的臉色就變得尷尬了起來。心說老子是不是被安如母女兩個人搞的神經過敏了?今天這是怎麼了?

一眼看去,只見這女子中等個頭,皮膚黝黑,頭上紮著一塊破舊的頭巾,眼睛則是因為正瞪著李小三,看上去倒是非常的有精神身上穿著一件與周圍草叢顏色相近的粗布衣服,若非是她此刻突然間站了出來,李小三還真是發現不了她。

「王燕嫂子?」靠了,怎麼會是這個女人?這下李小三的心裡可就有些難為情了。

「你什麼意思?莫非老娘在這方便,你還想來看看不成?」王燕冷冷的看著李小三,心裡也感到非常的惱怒。

王燕家在西山的坡地,地理位置也是非常的不好,今天她到這裡來做活,突然覺得這肚子有些不舒服,就找了個草叢去解決了。哪裡會想到李小三這小子會誤打誤撞的跑到這裡來?

本來以為,李小三第一次喊叫的時候,自己不出聲,李小三見沒有動靜,也許會就此走開,天知道李小三這小子今天腦子是不是進水了,非要刨根問底的像這裡走來。

王燕蹲在草叢裡對李小三的一舉一動可是看的非常清楚,眼見自己若是再不出聲的話,李小三這混小子很有可能真的就一鋤頭打下來了。光著屁股被人用鋤頭打?

無奈之下,王燕只能急急忙忙的收拾了一下,速度飛快的站了起來。

「嫂子,誤會,這是誤會啊!我真沒想到你會蹲在這裡。哎,我今天肯定是被安如這母女兩個給弄昏頭了!」李小三連忙的陪著笑臉,解釋著。

王燕根本就無視李小三的笑臉,依舊是滿臉怒色的指著李小三,說道:「你到底想幹嘛?」

「嫂子,我都說了這是個誤會了,你就別太計較了,好吧?再說了,你蹲在這裡,我喊了半天也不見有人答應,我好奇心起來了,想來看看,這也是正常的嘛。這事你也有不對的地方啊,你說,我都提前叫了那麼長時間了,你蹲在那裡答應我一聲也是好的啊!你倒好,偏偏在那不說話,這不就讓我……」

「呸,你以為我像你們男的一樣,站在那就可以到處亂掃的?我真不知道你小心到底是怎麼想的,老娘在這裡方便,還得打個招呼四處宣傳嗎?」

「嫂子,你這話說的是不是有些太過了?我也沒這麼說啊。我只是說我前面在外面喊話的時候,你答應一聲,我知道裡面是人,我就不會過來了。你倒好,一聲不吭的,我能不好奇嗎?萬一這要是什麼野獸之類的東西,我想著正好打了還能拿回家去改善改善夥食呢!還有,你剛剛要是再不站起來的話,我真的就用鋤頭打下來了。」

王燕想了想,過了會臉色總算是不再那麼的橫眉冷對了,似乎也意識到了就剛剛的這件事情而言,自己也是有錯的。小三說的也對,只要在一開始的時候自己答應李小三一聲,李小三肯定就會走掉了,也不會出現剛剛這個尷尬的局面了。只是可惜,她也沒有意識到自己一開始的時候怎麼會忍住不發出聲音來的。

「算了,算了,你說的還是有點道理的,我就不和你計較了。」

「那就多謝嫂子了!」李小三嘴裡說著,心裡卻是鬱悶的很,怎麼還得多謝她了?我又沒做錯什麼了!

「喲喲喲,我說你小子跑這麼快是幹什麼去了,搞了半天,是有人在這裡等著你啊!」

李小三和王燕兩個人一聽這話,臉色頓時就刷的一下全都變了。

第025章:整治安如

這個聲音傳來,頓時就令李小三的頭皮一陣陣的發麻。

「陰魂不散,真是陰魂不散哪。怎麼到哪裡都能遇到這個臭娘們?」明知道自己和王燕兩個人是清清白白,啥事沒有,可是現在被安如這娘們看見了,天知道從她的嘴巴裡又會傳出什麼樣的謠言來?聽聽她剛才說的那句話就完全可以知道了。

卻見王燕冷笑一聲,說道:「喲,這不是村長夫人嗎?怎麼,今天心情大好,跑到這西山頂上來看風景了?」

王燕的語氣和態度讓安如感到有些不妙。心說今天王燕這個女人怎麼和往常不一樣了?

「看風景?這破地方有什麼風景可看?老娘可沒這閒情逸致。我可不像你啊……」安如的話說了一半,就不再說下去了,只是看著王燕和李小三兩個人,嘴裡發出陣陣的怪笑。

「安如,你是不是又準備胡說八道了?」李小三有些緊張,畢竟安如這個女人在村子裡的口碑大家都是知道的,在這之前,已經是因為她傳出了自己和王燕兩個人之間有那種曖昧關係的傳言了,現在這一次如果再讓她回去這麼一咋呼,這還不得把那件子虛烏有的事情變成板上釘釘的事了?

「胡說八道?嘿嘿,這一次可是老娘我親眼所見,看你們還有什麼話好說!」安如得意的大笑著。

「你看到什麼了?就是看到我和王燕兩個人站在這裡嗎?」李小三心裡的鬱悶就別提了,這安如,也實在太不是東西了,沒有邊的事情都能被她說出花來,現在見到了兩個人面對面的站在一起,自然是有百分百的把握說出一大堆的故事來。

王燕嘿嘿一笑,輕輕的走上前幾步,站到了李小三的旁邊,對著安如說道:「你看,我和小三現在的這個樣子,是不是更加的可以讓你有發揮的空間呢?剛剛我和小三隔得還是有幾步遠的,現在這樣就近多了。對了,你有沒有照相機啊?要是有的話,拿出來拍個幾張照片吧,我可以配合你一下,和小三擺幾個親密的動作的。」

王燕的舉動,讓李小三有些疑惑了。心說王燕該不會是腦子進水了吧?現在這個時候,躲這個安如都躲不過來,你倒好,還主動的跑到老子的身邊來給安如製造話題,你這不是沒事找事麼?

只聽王燕接著說道:「對了,你剛剛說你不是到這西山上來看風景的,那我倒是想問問,你沒事跑到這山頂上來,既不是來看風景的,又不是來幹活的,那你是來做什麼呢?總不會是專程來給我和小三兩個人拍照的吧?可是看你這樣子,也不像是來拍照的啊,連個相機都沒帶。我很好奇呢!」

這一下,李小三的心裡就更加的迷糊了,這王燕到底是想說什麼?什麼又是風景,有是相機的?難道是被安如這娘們這樣一嚇,嚇傻了?

事實上,等到王燕接下來的話一說出來,李小三這才知道,傻的根本不是王燕,而是自己。

「你一不看風景,二不來做活,那麼,我想你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小三而來的吧?真沒想到,小三你還真的是有魅力啊。」王燕轉過頭來,笑著對李小三說道:「不得了,你看看,連安如這樣的女人都不辭辛苦的跑到這山頂上來找你,這說明什麼?」

安如一聽,心說王燕這個女人,竟然懂得以牙還牙了,老娘我就是這方面的祖宗,你休想用這樣的事情來對付我。

再說了,整個村子裡有幾個人會來聽你說話?而且,還有一個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在這之前,村子裡已經有傳言說王燕和李小三兩個人之間是有那種曖昧的關係了,現在就算王燕用同樣的手段來攻擊安如,估計絕大多數的人都會認為,王燕這麼做,無非就是為了報復安如之前說了那樣的話而已,真正會感興趣的人,估計不多。

所以,想通了這一點的安如,竟然是一點都不著急:「王燕,隨便你怎麼說,老娘我不在乎。我真是有些期待,不知道你說出這些話來,有多少人會來相信你。剛剛我就說了,我可不像你。好歹我在村子裡還是能夠說的上幾句話的,你看看你,一天到晚的,板著你那張死人臉,搞的好像村子裡的人都欠了你似得。」

王燕聽了安如的話,心裡是一陣陣的酸疼,安如的這幾句話,可以說是戳到了她的痛處了。

這些年來,尤其是丈夫死了之後的這幾年,王燕是把自己更加的封閉了。一來是因為丈夫的意外死亡所遭受到的巨大打擊,再一個就是因為在丈夫死後的這段時間裡,有不少的男人對她心存覬覦之意。

為了保護自己,王燕就開始給自己披上了一件厚厚的保護外套,表面上裝作冷若冰霜,好像是一個刺蝟一般,其實,在她的內心,她也是非常渴望能夠開開心心的過日子的。

可惜的是,男人死的太早,逼得她不得不這樣做。

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搞的王燕都以為自己一向就是如此。

安如說的話,一點都沒錯。在王燕的這層保護外套之下,付出的代價是相當巨大的。

村子裡的人的疏遠和不瞭解,王燕的自我保護,形成了一個惡性的循環。

「嘿嘿,沒話說了吧?王燕,就你這樣的人,還想用我的這一套來反擊我?哈哈,做夢去吧。」安如得意的喊哈大笑起來。似乎,她已經看到了王燕和李小三兩個人在村子裡身敗名裂的樣子了。

「安如,你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王燕再也不復之前的那種淡定了。唯一一個用來作為還擊手段的方法,竟然行不通,還能怎麼辦?

「我樂意,怎麼樣?我就是喜歡看到你們倒黴的樣子!」安如說著,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扭曲起來:「李小三,我告訴你,今天的事情,要怪就怪你自己。老娘我辛辛苦苦的爬了這麼高的山,就是想來問問你到底對我女兒做了什麼,你倒好,什麼都不說,還敢來取笑老娘,老娘我不報復你我報復誰?王燕,今天就算你倒黴了,千不該萬不該的和李小三在一起!」

李小三一聽,怒氣勃發,騰騰的幾步小跑,來到安如的面前,把安如嚇得連連後退,臉上的表情有些害怕,大聲的叫著:「你別過來,你別過來。你想幹嘛?」

「我想幹嘛?」李小三冷笑一聲,說道:「你說,我現在要是把你身上的衣服全都給扒光了,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你敢?」安如嚇了一跳,李小三竟然敢這樣威脅自己?

「敢不敢的,不是你說了算的。安如,我發現,你雖然年紀有點大,可是這姿色倒也還是過得去的。聽我媽說,你年輕的時候可是村子裡的大美人啊。這些年來,當著村長夫人,地裡的活也沒怎麼做吧,看看你這一身的嬉皮嫩肉,估計把你扒光了往村子裡一扔,會引起很大的轟動吧?」李小三一副色迷迷的神色,上下的打量著安如。

別說,這麼一打量,李小三發現安如這娘們還真是有些不錯。以前是從來沒往這方面去想過,所以根本也就不會去注意安如到底長的如何,如今,自己隨口說說的這麼一個借口,倒是提醒了自己。

安如的身材雖然說不上有多麼的勻稱,但是至少保持的還是相當不錯的,人到中年還能保持到現在這樣的程度,也算是難得了。而且,這些年來,他那個當村長的老公也沒少貪,所以她家裡的條件一直是相當優越的。下地幹活這樣的事情,幾乎是不需要她操心的。

李小三色迷迷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瞄來瞄去的,把安如的魂都快嚇掉了。

她現在根本就搞不清楚,李小三說的這些話到底是真還是假。你說假吧,李小三這小子膽子又大的很,敢當著自己老公的面出言威脅;可你是要是當真,現在李小三還沒動手,還真是不好說些什麼。

在這一刻,安如想到了逃跑。同時,她的心裡也開始後悔起來,自己見到了李小三和王燕在一起,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不就完了嗎?幹嘛非要大聲的囔囔,讓這兩個人引起了注意呢?失策,失策啊!

看到安如吃癟的模樣,王燕的心裡是說不出的開心。說心裡話,王燕還真是希望李小三能夠盡快的動手,把安如全身的衣物都給扒光,好好的出一出心裡的惡氣。

所以,見到李小三在那裡威脅安如,王燕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面帶微笑的看著事情的發展。

「李小三,你可別亂來啊。你今天要是那樣做了,可是要坐牢的!」安如的聲音中帶著驚恐。

「坐牢?誰知道是我幹的?證據,這是要講證據的!」李小三嘿嘿的笑著,腳步又朝著安如跨近了一步。

「王燕在這裡,王燕看到的。」在這個時候,安如倒是想起王燕來了。

可惜的是,王燕會幫她嗎?

「哈哈,搞笑,你現在想起王燕來了?你可別忘記了,從你的嘴裡傳出來的話,已經把我和王燕捆綁在一起了。你已經把她變成我的女人了!」

王燕一聽李小三說的話,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心說這小子還真是口無遮攔,什麼話都敢說。不過,說道要幫安如去作證,那簡直就是癡心妄想了:「我看到了!我看到是你自己把衣服脫了來勾引小三的……」

「你……」安如為之氣結,可是又無可奈何,李小三聽了之後哈哈大笑,說道:「不錯,不錯,你的衣服不是我脫的,是你自己脫的。我現在可是有證人的!」

安如心裡是又氣又怒,更多的是驚恐,後悔自己今天就這樣冒冒失失的跑來找李小三,更恨自己沒看清楚形勢。現在好,在這荒山野地的,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真要是被李小三把衣服給扒得光光的,也是沒有辦法去反抗了。

更何況,一邊還有一個對自己充滿了敵意的王燕。

安如是越想越氣,越想越害怕,終於是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安如,被人欺負的滋味怎麼樣?好受吧?」王燕慢慢的走了過來,站在安如的面前,冷笑著問道。

「哼……」安如不說話,她也沒話可說。

「現在知道一個人孤苦無助的滋味了吧?這些年來,你在村子裡作威作福的,你什麼時候站在我的角度替我考慮過問題了?今天你在這裡,覺得受了委屈了,就開始哭,開始鬧了,回家之後,你還可以對你那個村長老公撒嬌、抱怨,然後讓他替你出面。那你說,這些年來,我一個人生活,我找誰說去?」

第026章:狼狽而逃

「你找誰說去?鬼知道你晚上在那個野男人的懷裡,老娘就不信你老公死了這麼些年,你就一直一個人?」安如的心裡如此想著,嘴裡自然是不能說出來的。只不過如今是虎落平陽,人家正佔據著上風,說什麼就是什麼了,自己心中最好就是老實一點,免得受罪。別看安如整天在村子裡撒潑刷混的,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這個道理,她比誰都清楚。什麼時候該硬,什麼時候該軟,這傢夥知道的清清楚楚。

按道理說,像她這樣的人,今天就不該會出現這樣的低級錯誤。說來說去,還是被自己的女兒李麗給弄的六神無主了。

正所謂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可今天遇到事情的是自己的女兒,安如就失去了往日裡應有的冷靜了。

當然,王燕這個時候說的這番話,對安如的觸動也還是蠻大的。作為安如來說,她從來都沒有從另外的一個角度去思考過問題,也就是說,別人在受到自己的欺負之後,她是從來不會過多的去關注的,她所關心的,就是如何在爭鬥的過程中,實現自己的目標,至於被打擊的對象是如何的一種感受,誰有那心思和心情來關注?

但是,今天,安如從一個高高在上的打擊者,變成了一個被打擊者,這中間的落差就實在是太大了,大到讓安如無法去接受。

一想到今天所受到的這些屈辱,安如的臉色就是一陣陣的變換,一會變紅,一會變白,心情複雜之極。

王燕將安如的表情變化,看的清清楚楚,雖然不是非常清楚安如的內心到底在想什麼,但是根據自己對安如的瞭解,這個女人,說不定心裡是多麼的不服氣,多麼的想要事後來打擊報復。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此時此刻,安如如此狼狽的模樣,讓她的心裡感到非常的開心。能夠讓安如有這樣的一個遭遇,實在是非常難得的。

「幹嘛不說話呢?是不是在你的心裡又在想著什麼壞主意?還是說,你在想著等會回去之後,該如何的對我們進行打擊報復?不管你怎麼想的,也不管回去以後你會怎麼去做,現在,你就是一個躺在地上耍潑的潑婦。」緊接著,王燕圍繞著安如好一頓的數落,直到說的是口乾舌燥,這才停止。

在這期間,安如一句話都沒說,只是冷冷的看著王燕。

作為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李小三反倒是被冷落到了一邊,五人去關注他。

眼見得這一次鬧得時間也夠久了,把安如也嚇的不輕了,李小三也不想把事情做的太過分了,嚇唬嚇唬就足夠了,讓他真的去扒安如的衣服,說不定李小三還真是沒那個勇氣呢。

「咳咳咳……」李小三乾咳了一聲,提醒著那兩個女人。

今天這麼痛快淋漓的把安如給狠狠的臭罵了一頓,偏偏安如還不能還嘴,這舒坦勁,讓王燕渾身上下都覺得輕快了不少,所以,李小三的這一聲咳嗽之聲之後,王燕很配合的站了起來,走到了一邊去了。

安如這個女人的確是能忍,被王燕罵了半天,愣是一言不發,任由她盡情發揮,心裡是早就把這兩個人給恨之入骨了。

只是,現在李小三倒是覺得有些為難了,今天似乎是做的實在有些過分了,竟然威脅安如要扒她的衣服,也不知道會不會在安如的心裡留下什麼陰影不。

「這個,安如嬸子,時間也不早了,我看就這樣算了吧。我現在回家去了,你呢也趕快的回家去吧。」

「什麼?回家?」安如一愣,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前面還威脅著自己要扒光衣服的,現在一轉眼就又讓回去了?轉念一想,安如就知道了李小三並不敢真的把自己怎麼樣,今天所做所為,說白了只不過是威脅的成分較大。

有了這個認知之後,安如的心裡膽氣立即就壯大了許多,刷的一下從地上站了起來,指著李小三的正想破口大罵,卻無意間見到到了李小三那面帶著冷笑的臉,那本來就要脫口而出的話,硬生生的被她嚥回了肚子裡去了。

「忍,忍!」安如不停的在心裡提醒自己。此刻此刻,還不是自己發飆的時候。

於是,安如急忙改口,說道:「老娘我今天不和你們一般見識,我先走了!」說著,認準方向拔腿就跑。

等到跑出了一段距離之後,安如那高亢激昂的大嗓門就發出了挑戰的宣言:「你們兩個狗男女給我等著,老娘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李小三哈哈一笑,大聲喊道:「還趕威脅?看我追上你怎麼收拾你!」說著,作勢就追出了幾步,把安如嚇得,再不敢做任何停留,連滾帶爬的跑了。

看到安如狼狽的模樣,王燕笑的合不攏嘴,好久沒有這樣開懷的大笑過了,笑著笑著,眼角就流下了眼淚來了。漸漸的,笑聲止住,輕輕的抽泣聲響起。

李小三見到王燕由笑到哭,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反差。所以,李小三靜靜的站在一邊,任由王燕慢慢的蹲下身子在那裡哭泣著。

時間不大,王燕伸手擦乾了臉上的淚水,站起身來對著李小三展顏一笑,說道:「謝謝!」

李小三笑笑,說道:「謝什麼?我也沒做什麼,相反的,今天倒是你幫了我的忙。要不是你站在我這一邊,我今天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去對付那個女人呢。」李小三搖搖頭,歎息了一聲,說道:「我好像是惹到大麻煩了。安如母女兩個這兩天纏上我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安如找你麻煩倒還說的過去,她女兒找你幹嘛?」王燕愣了一下,隨即就明白了過來:「李麗在想著給她媽媽出氣,對嗎?」

李小三沒有說話,輕輕的點了點頭。

第027章:求我一次

「這母女倆還真的一個德性了。我本來以為,李麗在城裡讀了大學,會比她媽媽好一點的,沒想到也是這個樣子。這書,我看是白讀了。」

「讀書和做人是沒有關係的。畢竟李麗受到她媽媽影響那麼多年了,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改過來的?我們也別操這個心了,還是好好的想想,以後我和你兩個怎麼在村子裡過下去吧!」

「哼,這有什麼好想的。身正不怕影子斜,隨便她們去說好了,我可不在乎!」王燕撇撇嘴,還真就是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

「嫂子,我在乎啊。」李小三哭喪著臉,有些無奈的說道。

「瞎操什麼心啊。我一個女人都不在乎這些,你一個大小夥子的怕什麼?」

正因為是大小夥子老子才怕啊。你以為老子和你一樣是個二手貨?老子到現在可是原裝未動過啊。和你放一條線上去比,老子這身價不是掉了很多麼?

想歸想,說是不能說的,有些事情,就算大家都很清楚明白,也不能說破。

一上午的時間幾乎啥事都沒做成,就被安如母女和王燕這三個女人給消耗掉了。

吃中飯的時候,李麗這丫頭又怒氣沖沖的跑來了。李小三見到她是直搖頭,心說你還真是有點毅力啊,老子那樣對你,你都不在乎?

轉念一想,這次是自己錯了,李麗不是不在乎,是太在乎了。人家不管咋說也是個未出嫁的大姑娘,突然被李小三這麼一番編排,影響肯定不會太好。再加上安如回去的時候那個狼狽的模樣,更是激起了李麗心中的怒火。

「我說李麗,你又跑過來找我幹嘛?你就不怕我又像早上那樣對你嗎?」

「哼,反正都已經被人傳開了,再多說幾次也是一樣。」

「喲,這麼想的開了啊?難得,真的難得,到底是在城裡讀大學的人,思想觀念和我們這些農村裡的人就是不一樣啊。你和我說說,城裡的那些大學生,是不是真的今天和這個好,明天和那個好啊?你又和幾個人好過了?」李小三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字字句句都讓李麗有暴走的現象。

「混蛋,你胡說什麼?你這是從哪裡聽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李小三,我可以去告你誹謗!誹謗你懂不懂?」

李小三嘴裡扒著飯,頭都不擡一下,問道:「誹謗是什麼?」

李麗翻了個白眼,說道:「真是文盲,連什麼叫誹謗都不知道!誣陷總該知道吧?」

李小三被李麗搶白著說文盲,也不生氣,依舊是自顧自的吃著飯,說道:「你明知道我是文盲,你還說出這麼文鄒鄒的話來,也不知道是我腦子有問題,還是你腦子有問題?你直接告訴我誣陷不久完了麼?」

「你……」罵人不成,反而被李小三抓住把柄給反擊了回來,這讓李麗感到非常的鬱悶。心說自己好歹也是個大學生啊,這鬥智鬥勇的事情,怎麼說也不該輸給你這麼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文盲吧?

可是現在發現,自己是處處被他壓制,和她心裡想的完全不一樣了。

按照李麗的設想,只要自己一說出誹謗、誣陷等字眼,李小三就算不是跪下來求懇自己,那也應該是好話說盡才對啊。

怎麼現在又是這樣的呢?

「誹謗、誣陷,你懂不懂,這都是要坐牢的!」李麗想著把事情的嚴重性說給他聽,讓他能夠知道得罪了自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我知道。就是冤枉好人對吧?」李小三一副我什麼都懂的樣子,放下碗筷,輕輕的抹了抹嘴巴,說道:「我有麼有誹謗你、誣陷你,這個我心裡清楚,用不著你來提醒我。」

「哼,既然你知道,你還這麼囂張?趕快求我,你求我,說不定我心情一好,就不會去告你了!」李麗一聽李小三承認,心裡頓時就高興了起來,似乎已經是看到了李小三在哀求自己一樣了。

「求你?我為什麼要求你?」李小三奇怪的問道。

「你這人,你求我了,說不定我心情好,就不會去告你了。我不告你,你就不會去坐牢了。這麼簡單的問題,你還要來問我?」李麗看了一眼李小三,心說果然是文盲啊,這樣的因果關係都不懂。

「哦,是這樣啊!那行,我就求你一次吧。」

「好,你求吧!」李麗心裡大喜,沒想到,今天的事情竟然是辦的如此順利。只要李小三低頭認錯,那麼他欺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不去計較了。

「好了,我求過了,你可以走了吧?」李小三突然說道。

「走?你都沒求我,就讓我走?你太過份了吧?」李麗有些生氣。

「怎麼沒求?我剛剛不是說我求你一次嗎?」李小三無辜的表情讓李麗鬱悶無比,心說這個人可真的是太無恥了,和他一比,我太善良了。

一直以來,李麗都是把自己定位在一個大灰狼的角度上,把李小三放在一個小綿羊的位置,如今才真正發現,真正的小綿羊其實是自己。

「李小三……」李麗怒喝一聲,看這樣子,就是要暴走了。

正在這時,李小三的母親蘇羽從廚房間裡走了出來,見到李麗,連忙打著招呼說道:「喲,這不是李麗嗎?真難得,你怎麼跑到我家裡來了?三,還不趕快招呼李麗坐下?你看你,這麼大個人了,人家李麗難得回來一段時間,你也不說好好的招待一下。」

「謝謝嬸子!」李麗見到蘇羽之後,還是很有禮貌的打了個招呼的,然後,趁機在蘇羽的面前告狀起來:「身子,小三他欺負我!」

「小三欺負你?不會吧?你和小三從小一起長大,小三怎麼能欺負你呢?」蘇羽衣服不可置信的表情。

「真的,真的。嬸子,今天早上他就在村口欺負我了!很多人都看見了!」

「三,這是怎麼回事?李麗說的是不是真的?」蘇羽轉過頭來問李小三。

李小三連連否認,開玩笑,這種事情,怎麼能夠告訴母親?要是讓母親知道了,鐵定是要讓自己向著李麗道歉的,這樣丟人的事情,可是萬萬不能做的。哪怕是面對自己的母親,也不能承認。

「媽,你想想,這怎麼可能呢?我好好的跑去欺負她幹嘛?她不來欺負我就算好了。人家現在可是在城裡上大學的人,見過世面的,哪裡像我,一天到晚的待在這窮山溝裡,什麼都不知道。」

「我呸,你什麼都不知道?我看你的花花腸子才叫多吧?欺負我還不算,還想著去欺負我媽!好歹我媽媽也算是你長輩吧,你至於麼?」

「哪有。我只能告訴你說,這是一個誤會而已。是你媽媽自己非要在那胡攪蠻纏的,這能怪我嗎?嘿嘿,要不是我剛才打著膽子嚇唬了她一下,天知道你那個老媽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你媽媽是個什麼樣的人,不用我和你說,你也應該很清楚吧!」

「你……」李麗的臉色一紅,很顯然,她想到了李小三威脅自己母親所有的那個手段了,雖說李麗是進過城,見過世面的人,但是也不能把這種事情整天的放在嘴裡說吧,更何況那個人是她媽媽。

「你就不能換個別的嚇唬?非要用那樣的方法?」李麗生氣了。

「那你和我說說,我應該用什麼樣的方法呢?」李小三這傢夥真是可惡,竟然問起女兒收拾母親的方法來。

「你這混賬小子,真是可惡……」面對李小三提出的這個問題,李麗表示很無語。這都什麼人啊?哪有這樣做的?還好意思開口問自己用什麼方法來對付自己的母親。

李麗知道再說下去,肯定是說不過李小三了,乾脆點,將目標轉移到了站在一邊聽得暈頭轉向的蘇羽,撒嬌的說道:「嬸子,你剛剛也看到了吧?當著你的面,小三就這樣的對我了。這要是你不在,還不知道他會怎麼欺負我呢!」

靠……李小三在心裡咒罵一聲,心說你這丫頭還真是會見風使舵啊,見我這裡不好進攻,轉身去對付我老娘去了。我這老娘心地善良,可經不起你這一搖一擺的哀求。不行,我得趕快讓我老娘離開才行。

因此,還沒等母親開口說話,李小三就已經搶先說話了:「李麗,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你把我媽媽扯進來幹嘛?再說了,我和我媽可是很忙的,哪裡像你們家那樣,有個能幹的老爹,吃穿不愁。我們就不一樣了,這吃好了就得去下地幹活了。你在這裡待著,不是浪費我時間嗎?」

蘇羽雖然不知道兒子到底是在說什麼,但是兒子既然這樣說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所以,順著李小三的話,蘇羽接下去說道:「李麗啊,你看這樣好不好,你先回去,等我和小三把地裡的活都幹完了,你晚上再來吧。晚上時間充足,你可以和嬸子好好的說說……」

「真的?」李麗問道。

「是啊,是啊,嬸子答應你總可以了吧!」蘇羽無奈,只能是點頭表示答應。本來只是隨口一句的敷衍的話,李麗卻是當了真了。

「那好,那我就晚上過來。李小三,你晚上給我在家裡好好待著,哪裡都不準去!」

這一下,輪到李小三的臉色垮下來了。

李麗見到了李小三臉上的神色,嘿嘿的得意一笑,轉身離開了,只留下李小三還坐在凳子上目瞪口呆。

第028章:你太過份了

這下,完全出乎了李小三的意料之外,誰能想到事情到了最後會變成這樣!李小三苦笑著看著母親,無奈的搖搖頭,歎息著。

蘇羽一邊收拾碗筷,一邊對李小三說道:「三啊,我看你還是和李麗好好的談談吧,我看這丫頭這次是纏住你不準備放手了!」

「哎,我當然知道李麗心裡是在想什麼了。媽,你以為她找我有什麼好事啊?她找我就是老找我的麻煩的,我躲她都來不及了,還和她好好說說?」

「那你說現在該怎麼辦啊?一直躲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大家都是一個村子的,你躲的了今天,你還能躲的了明天?有什麼事情,早點說開了也是好的。對了,這丫頭這次找你找的這麼急,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啊?」蘇羽的心裡開始覺得好奇起來,李麗這丫頭這次的表現真的是非常的反常,一個勁的纏著自己的兒子。

「這個……」李小三心裡嘀咕著,這事情到底該怎麼對老娘說呢?實話實說?說自己前兩天把安如給打了?得,這話一說出來,老娘肯定不會饒過自己。

可是現在老娘問起這個事情來,不回答一下,估計老娘也不會就這樣罷休,李麗這丫頭如此糾纏著自己,以老娘的精明,看不出問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什麼這個那個的,有什麼事情你就好好的說,說開了就好了。人家一個大姑娘家的,天天纏著你,像什麼樣子?」蘇羽雖是如此說著,心裡卻是無奈的歎息著。

按說,兒子到了現在的這個年紀,有個小姑娘一天到晚的糾纏著你,應該是一件好事,可惜的是,自家事自己最知道,人家李麗是村長的女兒,就算李麗真的看上了自己的兒子,村長那一關你也過不去啊。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和李麗離的遠遠的,讓一切都不要發生。

「媽,我聽你的,等會我去找李麗,和她好好說說!」既然沒有辦法躲避,那就主動出擊。至少,在母親的面前要表現出如此的舉動來,讓老娘不再胡思亂想才行。

李小三急急忙忙的從家裡跑了出來,他實在是不敢去面對母親的問題。

李小三是一個孝順的人,在這個世界上,他可以去反對任何的人和事,唯獨自己的母親,李小三絕對不會說一個不字。他知道,母親含辛茹苦的將自己拉扯大,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

李小三唉聲歎氣的從家裡跑出來,在村子裡轉了一圈之後,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送顧娟去醫院裡掛水時間還早,而且也不知道現在這個時間她們家裡有沒有吃飯,四嫂陳秀現在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昨天晚上和她婆婆這麼一吵,估計今天就算是回去,她婆婆的臉色也不會太好。

正坐在村口大樹下胡思亂想著,一個聲音突然在李小三的耳邊響了起來:「李小三,看你現在往哪裡跑?」

李小三猛的睜開雙眼,只見李麗這丫頭正雙手叉腰,雙目圓睜得瞪著自己。李小三苦笑一聲,說道:「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啊,我這剛剛才從家裡出來,你就把我堵這裡了!」

「什麼叫陰魂不散?你會不會說人話啊?就你這態度,本姑娘就知道你小子的心裡是說一套做一套的,還好本姑娘聰明,一路跟著你,不然的話,真不知道你這傢夥會跑到什麼地方去!」

「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吧?你又不是我老婆,我跑什麼地方去關你什麼事?」反正已經是被李麗堵在這裡了,李小三也不去想那麼多了,乾脆,將身子往身後的大樹上靠了靠,調整了一下坐姿,舒服的往後一躺,雙手枕著腦袋,雙眼一閉,懶洋洋的問道:「我說李麗啊,反正已經被你給堵在這了,你有什麼話就說吧。別說我沒給你機會啊。我可不像你這麼空,一天到晚的吃了飯沒事做。你抓緊時間,我等會還得去幹活哪!」

被李小三這麼搶白了幾句,李麗雖然生氣,卻也無話可說,當下哼了一聲,說道:「你也用不著對我這麼冷嘲熱諷的。我現在一天到晚的可以不用去地裡幹活,那是我我父母努力勞動的結果,我自己在城裡上學,靠的是我自己的努力。就像你,一天到晚的在地裡幹活,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一樣,我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你也用不著老諷刺我。」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李小三就騰的一下火冒三丈起來:「我呸!你不說這個也就算了!你老爹努力什麼了?自從你爹當了村長之後,他努力什麼了?一天到晚的就是努力著怎麼把集體的利益變成你自家的利益吧?」

「你胡說……」李麗哪裡能夠容忍李小三這樣來說自己的父親?在她的心裡,父親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我胡說?嘿!」李小三冷笑一聲,坐直了身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李麗一番,說道:「是不是我在胡說,我也不和你爭。你老爹所做的一切,也不需要我來說什麼,老話說的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李麗,你等著瞧,早晚有一天,我說的話會應證。好了,我今天不和你爭這個,你如果繼續說這些,我拍拍屁股就走人。」

「李小三,你混蛋!」李麗被李小三搶白著,氣得是臉色發白,卻又一點辦法都沒有。本以為自己對上李小三,不管從什麼方面來說,都會將李小三給壓制的死死的,沒想到的是,現在的情況卻是反過來了,自己被李小三給壓制的死死的,被李小三牽著鼻子走了。

這是無論如何不能夠容忍的。

必須反擊。

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整理了一下思緒,李麗開口說話了:「李小三,我也不和你說那些沒用的廢話了,我就問你一句,你把我媽媽打了,這件事情,怎麼算?」

直接了當的話,沒有絲毫的拐彎抹角,不過,這也是在李小三的意料之中。

「打都打了,你說怎麼辦?」打了安如,這是事實,李小三也不打算否認。

「廢話,你耳朵要是不聾,肯定是聽見我說的話了!」

「好,既然你承認了,那事情就好辦多了。我爹好歹是村長,我呢,不管怎麼樣也是在外面城裡讀過書的人,也不來訛你,你只要去向我爸媽賠禮道歉,然後賠點醫藥費,這事情就算過去了。」

李麗的這番話一說出來,倒也是在情在理,也沒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來。李小三心裡覺得,李麗提出了這樣的要求,還算是中肯,雖說這次事情,主要責任不是自己,但是算起來,自己把安如給打了,畢竟是動了手的。

李小三終於還是點頭了:「也好,你這次提出來的這個要求還算是中肯的,沒有使勁的把我往那火坑裡推,像你媽去賠禮道歉也不是不可以。不過……」

「不過什麼?」李麗問道。

「我向你媽媽去賠禮道歉,你媽也得向我賠禮道歉!」

「你……你這人到底還講不講道理的?是你把我媽媽給打了,怎麼還要叫我媽給你賠禮道歉?李小三,你別太過分啊!我好好的和你講道理,可不是因為我怕你啊。」

「哼,你是用不著怕我,可我也不怕你們家的人。你老爹是村長就了不起嗎?你還好意思和我說講道理,我倒是想問問你,到底是誰不講道理。你以為我李小三是吃多了沒事做,專門跑去把你老娘給打一頓的嗎?我呸,老子我可沒那閒工夫。李麗,我告訴你,要想讓我妥協,不是不可以,你媽媽必須要向我道歉。」

李小三的這一番話,把李麗給說懵了,真沒想到啊,李小三這小子比我的氣焰還要囂張啊,真是太過分了。

「李小三,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了,到底是誰不講道理?你把我媽媽給打了,你還要叫我媽給你賠禮道歉,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的道理嗎?你是不是太過份了?」李麗大聲的說道。

「我過份?搞了半天,你一天到晚的糾纏著我,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都沒有搞清楚啊。行了行了,我也不和你說那麼多的廢話了,你要是真的想來解決這件事情,我拜託你,先把事情搞搞清楚再來找我,好不好?我現在沒時間和你廢話,我還要去幹活哪!」說著,李小三站了起來,轉身走了,只留下李麗在大樹底下呆呆的站著。

第029章:把話說清楚

等到李小三的背影幾乎快要消失在李麗的視線裡的時候,李麗這才反應了過來,李小三這傢夥,竟然就這樣把自己給扔在這裡了?這傢夥,不但是說話過份,做事也是非常的過份啊。

「李小三……」李麗氣得用力在地上狠狠的跺著腳,用力的大喊一聲:「你這混蛋,給我回來!」

「我沒空理你,我得幹活去了!」李小三頭也不回,只是瀟灑的擺擺手,留下一個背影對著李麗,漸漸的消失在李麗的眼裡。

李麗心裡非常惱火。

本來還說和李小三這小子好好的說說,現在看來,這小子是油鹽不進了。

既然你這樣的態度,那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李麗在心裡恨恨的想著。

只是現在,李小三這小子逃的飛快,連個影子都看不到了,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他。李麗心裡的火憋的渾身難受,滿腔的怒火不知道該朝誰去發洩。

邊上有幾個女人看著李麗,不時的低聲交流著。李麗定睛一看,這些人裡分明就有早上遇到的那個女人,李麗心裡頓時就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出現。

在這個女人的眼裡,李麗分明就是看到了一種看熱鬧的戲謔之色。聯想起早上李小三所說的那些話,李麗不用想也知道這幾個人之間低聲交流的大概是什麼內容了。

「該死的李小三,敗壞本姑娘的名聲!」李麗恨恨的一跺腳,再不停留,朝著李小三的方向追去:「該死的,不管你今天跑到哪裡去,我都要追到你。我一定要好好的出一出這口惡氣!」李麗現在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

「看到沒,村長家的丫頭和蘇寡婦家的那個小子……」

「真是沒看出來,這蘇寡婦家的小子還有這本事,把村長家的丫頭給迷成這樣啊!嘖嘖,這下還不得把安如給氣吐血?」

「不對啊,這前兩天李小三這小子不是剛剛把安如給打了一頓嗎?李麗還會和這小子好?你沒看到這兩個人之間的態度,我看,就算兩個人本來是有那樣的關係,這一次,只怕也是懸了!」

斷斷續續的議論聲傳如了李麗的耳朵裡,更是激起了李麗心中的怒火。

李小三這傢夥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李麗緊隨其後,到最後跑了一大段的距離,根本就沒有看見李小三的影子。氣喘籲籲的李麗恨恨的看著一直延伸向遠方的山路,腦子裡突然閃現出了一個人的影子來。

「對,找不到李小三,我去找王燕去。所有的事情,都是王燕這娘們鬧出來的。」想到做到,李麗一轉身,認準了方向,騰騰騰的就朝著王燕家的方向走去。

破敗的房屋逐漸的呈現在李麗的面前。

站在這房屋的面前,李麗的心裡突然覺得,那滿腔的怒火似乎都被這破敗的房屋給弄熄了,她的心,沒有來由的一陣陣酸楚。王燕的故事,這個村子裡沒有人是不知道的。

突然間,李麗覺得自己就這樣怒氣沖沖的跑來找王燕,似乎做的有些過份了。畢竟,和母親的衝突中,王燕一直是處於被動地位的,這一次的事情若非李小三橫插一道,事情的結果到底是怎麼樣的,還真是不好說。

以李麗對母親的瞭解,在這個村子裡,自己的母親還真的從來都麼有吃過虧。雖說王燕這個女人也不是好惹的,可是終究只是一個寡婦而已,而自己的母親背後有一個作為村長的丈夫在支撐著,強弱之勢,清清楚楚的擺著。

李麗猶豫著,不知道這一次自己到底該不該去找王燕。

破敗的木門「吱呀」一聲之後打開了,王燕扛著鋤頭從這木門裡走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家門前的李麗,腦子一轉,就已經知道了李麗這個丫頭出現在自己家門前到底是為了什麼。

「喲,這不是村長家的大小姐嗎?站在我家門口是準備做什麼啊?」王燕的語氣倒是顯得相當的平靜,只是這臉上的表情,就有些讓人難以接受了,面帶著冷笑,嘴角歪著,一看就是衣服挑釁的神色。

李麗的心裡本來還在猶豫著,見到了王燕如此的模樣,那一絲酸苦和愧疚的念頭,頓時就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她根本無法真正的理會王燕的內心,在王燕這個角度來說,所有的一切外在表現,都是她的偽裝。

一切,都是為了保護自己。所以,在她的外表,覆蓋著一層厚厚的保護層。若想將她這一層偽裝給解除,應該來說,目前,還沒有人能夠做到。

李麗不瞭解,所以她無法做到。在王燕話音落地的那一瞬間,李麗的內心已經被怒火所充斥著。

「誰規定我不能站在這裡的?我現在站的這個地方,只不過是對著你家的大門而已,好像還不是你家的地盤吧,你管的著嗎?」

「那你就站著吧!」王燕的表現出乎了李麗的意料之外,沒想到王燕會如此輕易的就做出讓步,實在是讓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王燕轉身將那破舊的木門關上,扛起鋤頭就轉身就走。

「站住!」李麗動作飛快的攔在了王燕的面前。

「讓開!」王燕冷冷的看著李麗。

「讓開可以。不過,我有些話想和你說說!」李麗冷冷的看著王燕,半步不讓。

「有多遠給我死多遠,老娘我可沒你那麼空,今天老娘的活做不完,你幫老娘去做?我可沒有你這麼好的命,有個當村長的爹,啥事情不用做也不會餓著。」王燕的臉上有些不耐煩的神色,無緣無故的被李麗把去路攔阻,心裡有些窩火。

「你把話給我說清楚,我爸當村長是村子裡的人選出來的,又不是我爸爸自己要當的。你們別動不動就拿我爸爸這個村長職位來說事。再說了,我爸這個村長做的不好嗎?」

「好。你爹的這個村長做的當然好了。從你家的條件就能看的出來你爹的這個村長當的有多麼的成功了。趕緊給我讓開,老娘我可沒那麼多時間和你廢話。」王燕一臉的不耐煩,看到李麗還是擋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得伸手就去扯李麗。

李麗這樣的小女生,力氣自然是不能和王燕這樣常年在地裡勞作的女人相比,所以,儘管王燕只是輕輕的扯了一下,李麗這丫頭一個不注意,就被王燕一把給拽倒在了地上了。

這一些可了不得,李麗這小妞頓時就酷天搶地的大聲嚎啕起來:「你敢打我,你這個臭女人,敢打我……」

「別亂說,我什麼時候打你了,是你自己沒站穩,我只不過是輕輕的拉了你一把而已,你可別耍無賴啊!」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王燕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就是你打我,王燕,你等著,我去找我媽媽來,我告訴我媽去!」李麗說著,麻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轉身就要回去找安如去。

事情既然到了這一步,王燕反而心裡不慌了。剛開始的時候把李麗給拽到地上,她的心裡還覺得有些愧疚,見到李麗如此蠻不講理,王燕反倒是不在乎起來了:「嘿嘿,去吧,去吧。你把安如找來我也不怕她。你們娘倆就可以聯手起來欺負我這個寡婦了。真是有本事,村長的老婆,村長的女兒,真是有能耐,就知道欺負我這個寡婦……」

本來還準備回去找母親來當救兵的李麗一聽,頓時就止住了哭聲,雙手往腰際一叉,說道:「王燕,把話給我說清楚,別動不動的就把這樣的大帽子扣到我們家人的頭上。」

「怎麼,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你去村子裡打聽打聽,你媽媽在這個村子裡的所作所為,誰個不知道?不就是因為你老爹是村長嗎?所以你媽媽在就村子裡橫行霸道,我哪裡說錯了?我哪裡給你們家裡人頭上扣這大帽子了?」

上一篇:頂級騷貨
下一篇:銷魂記